我们一直在想,以什么样的方式让玉重新回归中国人的精神主题,一直以来,中国文化与玉共伴相生,它被比作君子德行,它被代表女子坚贞,甚至被当作立国制玺的唯一材料,玉对中国人太重要了。

但自民国始、100多年受西方文化侵蚀的渊源,这件陪伴我们数千年之久的器物渐渐退出中国的精神世界;它开始由器变成物,由图腾退化为最平常的饰件。

它的落没,是中国古典文化的迷失。当男女新婚,以钻戒定情,而非象征坚贞清白的玉镯;当父子传家,以存款授之,而非象征君子品德的玉佩;我们意识到了文化的流失;不过我们相信,这种迷失是暂时。藏在中国人精神世界的玉文化图腾,因为时代的原因,只是暂时的潜伏。它只是需要有人在这湾平静了很久的湖面投一颗石子,便可激起层层浪迹。我们,希望成为这一粒石子。

经历了很多抉择和考论,我们决定,从一只“玉镯”开始做起。并非玉佩、玉器不能代表东方,只是玉镯更像一条绳线,牵着数百上千年东方人的精神情愫。社会的组成单位是家庭,而家庭的组成单位是夫妻,对!就是玉镯,它完美地契合了构成家庭属性所需要的精神元素。男子以镯相赠,代表着情之坚爱之韧,最重要的是那一圈圆满,有如天作之合。中国家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属性,那就是承上启下的传承属性;以言传之,经年则忘,以玉传之,则睹物见人,所以中国的母亲总喜欢以玉镯传家。

接下来的问题,就是带给大家什么样的镯子。因为虽然玉镯对中国人的生活不那么重要了,但却并非不常见,只是良莠不齐之市场让很多人无法分辨好坏优劣,才让我们望而叹之。要么顶好的镯子数万几十万甚至无价,要么顶差的几十数百块摆在地摊儿,巨大的区间和质地差异让人们无以辨别。所以,我们想,要做真正“高品质”的“有价”的玉镯。

守在拥有四千余年玉文化底蕴的爱玉之城,遴选这样质地优良的玉料并不难,我们所做的,就是组合上百位在玉石领域具有崇高权威和鉴别经验的匠人们,为我们择玉。我们制定了标准:明瑕不选、裂臼不选、混沌不选、型劣不选 …… 

我们只想以治玉人和琢玉人的操守和信念做好这一件事,不论他人如何道言,都清白如玉,心无瑕疵,真正为国人呈现一个优秀的、能够代表国潮回归的品牌。

列位可以有理由相信,经我们之选材判料、经我们之百遴一选,呈现在各位面前的,一定是货真价实、质地上品之玉镯;因为没有严谨的匠心就无以成就匠作、没有严苛的品选就无以成就品牌。精神的复苏需要物之承载,没有物的匠心匠作,一切尽是空谈。

我们希望这个品牌可以成为前文所说的那枚石子,也希望这只玉镯可以重归中国人的生活。它承载着我们的夙愿,也承载着玉乡人一琢一磨的诉道。

我们来自有着4000年玉器匠作历史的玉乡,自古都言明山出才人、秀水养淑女,且就以“阿镯姑娘”为名,让它带着我们的初心与寄望,将这只洁白如脂的玉镯带给你们吧。

她是阿镯姑娘,她也是一只玉镯,她亦是每一个东方人未曾忘怀的旧梦依稀。万语不千说、只一句心言献于诸君:风致东方,物有心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