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毕业那年,我拥有了第一只手镯。一只漂亮、却远称不上贵重的玉镯。它陪伴了我一年多,因朝夕相处,从不离身的缘故,它变得越来越莹润、越来越澄澈,如一泓碧水,一弯清泉,在我腕上静静流淌,滟潋生辉。

送我这只玉镯的长辈为此不止一次的赞叹,没想到你居然能把这只镯养的这样好。

我听得直笑,心中满满的都是骄傲。

 

一年多以后,我骑车出门,因为着急,在路上摔了一跤。新买的细跟凉鞋当场报销,鞋跟断裂,我也被摔懵了。爬起来后,我才忽然意识到,我的镯,断成了四截。

 

然而令人诧异的是,我毫发无伤。

 

长辈很快知道这件事,她叹息的摇头,说,玉能替灾,碎就碎了吧。

 

然而这只镯到底成为了我的一个心结,虽然此后不久,我又有了新的镯,同时还收集了不少材质各异的腕饰,但那只断裂成四截的镯,我却依然仔细的收着。偶然开箱见了,仍会忍不住取出细细摩挲一番。

 

后来我才知道,玉镯的前身本是用来祭祀大地的玉琮。

琮,内圆而外方,人们以之祭祀,祈求来年五谷丰登。古人认为天为阳刚、地为阴柔,大地也因此被称为人类的母亲,以祭地的神器作为女性的配饰,其尊贵吉祥自不待言。

“白如截脂”是为羊脂,羊脂白玉有着独特的凝脂感,温润而油性,明明是白玉中最为致密坚实的,看去却偏偏给人一种柔软细腻的感觉,一抹糖色又恰到好处的为之增色不少。

东汉•许慎《说文》中认为:碧,石之青美者。碧玉手镯,沉敛缜密,没有翡翠的通透与莹亮,却比翡翠多了细腻与温润。一泓幽深的碧,如寒潭静水,凝岁月悠长。

镯,雍容典雅,玉,则温润细腻,戴一枚玉镯于腕,举手投足间,仿佛都因之多了一丝优雅、一抹柔婉。时日长久,镯便也渐渐沾染上了你的气息。它是否真能护主挡灾,我不敢说,但你一定能从相伴中感觉出它的改变——轻灵、通透而细腻温润。

有段话是这么说的:在所有做首饰的材料中,玉与人最亲也最近。

金银是钱,钻石是价,而玉,是生命。信不信,握玉在手中,轻轻的抚摸再抚摸,就像抚慰自己光滑的肌肤、柔软的心。

 

你会发觉,玉是活的,有体温有心跳,有温润的水分,正和着你的思绪在共鸣。

 

能够让玉常常贴着肌肤,最好。

 

玉不会辜负你丝丝缕缕的滋养,就像有灵性的鸽子,即使放飞也记得回家。经过你的手的玉,必定会留住你生命的气息,除非它灰飞烟灭不再存在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几经人间烟火,待到季暮回首时,但愿时光未老,而你也还在,那该有多美好。